来自 经济 2019-06-05 04:31 的文章

什么是除权日 财政部联手国家医保局对药企“穿透式”查账:销售费用、回扣都是重点,医院也可能被关注

医药企业高额销售费用屡见不鲜,药价虚高现象屡屡发生,回扣、返点等违规行为屡禁不止……6月4日,一则《财政部关于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剑指这些行业“怪现象”“坏现象”,将对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展开大检查。

财政部官网披露,5月14日,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将于6月至7月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的通知显示,此次检查将“穿透”医药行业链条上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多个环节,必要时甚至可延伸至医疗机构。

吉林大学教授朱迅认为,此次检查既能规范企业销售行为,也能在摸清企业成本和利润的情况下,更好推进药品降价工作,挖掘医保存量空间,降低不合理费用。

医保局参与检查用意颇深

此次检查,除了履行会计监督职责的财政部外,国家医保局也参与其中,引发市场强烈关注。

通知显示,财政部会同国家医保局成立部际协调工作组。国家和地方医保局派员参加检查组,负责联络协调和医保政策指导等工作。对现场检查中发现的重大问题和违法线索,各检查组应及时上报,财政部、国家医保局共同研究后,涉及医保基金管理使用的问题线索,移交医保部门处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015年,财政部也曾对医药生产流通企业行业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但当时检查仅有财政部一个部门负责。

对于此次检查出现国家医保局的身影,业内人士认为用意颇深。朱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企业书面财务做的很漂亮,但也存在报表造假的情况,例如有些费用从财务上来看是合理的,但从业务上考虑则是不合理的。譬如药品真实成本就存在这样的问题。由于职能的分割,懂审计懂财务的人也许并不懂药品的业务流程,这样就可能无法发现深层次问题。而医保局懂药品、财政部懂财务,两者结合,能够更好地彻查问题。

通知也明确,此次会计检查将剖析药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的成本利润构成,揭示药价形成机制,为综合治理药价虚高,解决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提供第一手资料。

朱迅指出,国家医保局成立后,作为支付部门需要搞清楚支出的费用用在哪里,是否用得其所。同时,目前医保基金存在压力,解决药品价格虚高等问题能够挖掘医保基金的存量空间,降低此前不合理的医药费用。

“穿透式”监管彻查利益链

从检查的重点来看,包括会计法律法规、财务会计制度、内部控制规范等,此外还有药企销售费用真实性、成本真实性、收入真实性等。不仅涵盖了药企本身销售费用列支情况,还将检查药品回扣问题。

具体来看,重点包括了销售费用列支是否有充分依据,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是否将高开金额在扣除增值税后又以劳务费等形式支付给医院等机构;是否存在按照采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现象等。

从药品销售费用来看,我国药企销售费用的确高企。据wind数据,2018年,A股293家药企销售费用总计2477.94亿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超过50%的企业有34家,近期处于“风口浪尖”的步长制药该数据高达58.81%。

此外,康恩贝、珍宝岛等国内上市药企也于近期接连收到问询函,销售费用过高成为主要提及的问题之一。

对于销售费用的流向,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揭开中国药企销售费用畸高之谜》报告援引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药企的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其中公关招标机构、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和医生回扣分别对应招标环节、医院采购环节和处方销售环节,利益进行三次重新分配,且医生回扣占比超过一半。

而上述问题也是此次检查的重点。通知指出,对医药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