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伤感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

发布时间:2020-02-21 22:58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老道士说完就转身走向外面。

李达还是有些不放心,喊道:“师父!”

“快去,再不去就真把你赶出去!”

“哎,好勒。”

李达瞬间喜笑颜开,拍了拍身上的土,小跑着下山。

老道士本来一脸的气愤,但刚一走出屋子,瞬间就变成了眉开眼笑的模样,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捡回来个白眼儿狼呢!

……

“张大娘!张大娘!”

李达走进了院子。

“哎!”

一个妇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着应声:“呦!是李达啊!”

“嗯!师父让我来帮你干活儿。”

李达顺门熟路的走到水井旁,压上来一些凉水,端着水瓢就咕嘟咕嘟喝了起来,这一趟的山路,可热坏了。

张大娘经常会去道观里上香,跟师徒俩都挺熟悉,所以现在听见李达来帮自己干活儿,也并没有多客气。

“你先坐一下,我正做饭呢,吃了饭再说。”

文学

李达答应一声,打量了一下简陋的院子,走过去拿起斧子劈起了柴:“张大娘,师父说让我帮你盘个火炕呢!”

“嗯!是,我之前去烧香跟你师父提过,他呀,还真上心了”张大娘一边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边回答。

“那当然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哪能不当回事儿啊!”

不一会儿,张大娘做好了饭,正准备吃呢,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妈!”

张大娘听见后,脸上顿时绽放出了花儿一般的笑容。

“我女儿碧莲,在县里上班,也说今天回来帮忙!”

李达跟着张大娘一起来到屋外,看着母女俩温馨的手拉着手,心里很欣慰,想起了小时候师父拉着自己的小手上山的情景。

那时候师父总是走的很慢,悄悄等着自己,走累了,就坐下歇一歇,师父也从不会催促。

有时候耍赖,要师父背,老道士就会笑着背起小李达,一路小跑,大喊:“起飞喽!”

“这是山上道观里的李达,也是来给我帮忙的。”

张大娘的话,拉回了李达的思绪。

李达这才认真的打量碧莲,削瘦的瓜子脸,下巴尖尖的,眼睛和鼻子也相得益彰,看着很养眼。

上身是一件淡黄色的短袖,胸前鼓鼓的撑着,黑色的花纹内衣若隐若现。

下面是一件超短裤,白皙修长的玉腿裸露着,并没有刻意去扮妩媚穿丝袜,反而给人一种清纯的舒适。

“你好,师父让我来帮张大娘盘火炕。”

李达笑着打招呼。

碧莲却眼珠转了转,促狭道:“你师父让你来,怎么?你自己不愿意啊?”

“啊?”

李达被说的一愣,尴尬的挠了挠头。

张大娘赶紧笑着解释:“别听这个死丫头乱说,赶紧进去吃饭。”

碧莲瞬间笑了出来,如一朵水芙蓉般的柔美,嘻嘻一笑,冲着李达说道:“走吧,小道士。”

三人吃过了饭,就开始忙碌着火炕,张大娘负责拿材料,李达负责盘,小丫头碧莲蹲在一旁,帮李达递着工具,但更多的是看着他做。

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三人才停下手里的活。

“李达啊,你看这天都黑了,今晚你就住这儿吧,晚上走山路不安全。”

李达刚想婉拒,碧莲却先声附和道:“嗯,就是就是,我还想听你讲道观的事儿呢,你就留下吧。”

李达看着真诚的母女俩,一时间难以拒绝,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晚上,由于新的火炕还没有盘好,三人只能挤在一张炕上。

张大娘和碧莲都没有在意什么,李达也就没好意思说什么男女有别了。

三人都睡下后,小丫头碧莲躺在中间,求着李达讲一些道观里的趣事,一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李达笑着帮她摆好薄被,也准备歇息,但刚闭上眼睛,一条胳膊就搭在了他的胸口。

小丫头的睡相可真的是不太好,映着窗户透进来的淡淡月光,那一节白皙纤弱的藕臂,像一条玉带似的,缠绕在李达的胸口。

李达轻轻拿起碧莲的小手,放回在她的身侧,可小丫头被人一碰,反而亲昵的往这边蹭了蹭。

变成侧身面朝着李达而睡,紧接着另一条胳膊伸了过来,搂住了李达,想来是把李达当成了张大娘。

李达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转头凝视着小丫头俏丽的脸颊,月光的映衬下,肌肤分外的白皙,小嫩鼻子还抽动了几下,看着很是的讨喜。

由于没有穿胸衣,松弛的领口肆无忌惮的露着春光,李达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一大片雪白。

微微傲人的胸脯,在重力的牵引下,挤压在了一起,中间那条深深的沟壑,仿佛是一根迷魂香一样,不断诱惑着李达的目光。

李达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面对小丫头的春光,又是同睡一张床,下身很快有些微微的意动,悄悄的抬起了头。

但猛然间,他又想起了今天师父说让自己还俗的话,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暗骂自己不该破戒。

他是真的不想离开师父,赶紧将小丫头的胳膊放了回去,然后转身背对着她。

但李达越是躲避,小丫头反而越是往这边蹭,就好像是不想失去自己刚刚获得的一份温馨一样,想要紧紧抓在手里。

碧莲的身子一下子贴住了李达的后背,他感觉到背上,忽然多出了一份压迫感。

坚挺挺而又软绵绵的感觉,瞬间变成了一股电流一般,袭卷了他的全身,本就没有睡意的他,更是清醒异常了。

感受着背部传来的两团温热,李达有些不敢动弹,生怕惊醒了小丫头,大家都会很尴尬。

但小丫头却沉浸在自己的睡梦中,好像觉得不够,还抬起了滑嫩的长腿,架在了李达的腰间,把他紧紧夹住。

李达这下更是尴尬了,后背上隔着单衣传来的舒适压迫,腰间小丫头穿着超短裤的嫩腿,都在有意无意的随着小丫头的梦境,细细摩擦着。

最要命的是,小丫头精巧可人的小脚,正好落在李达的下面,好像被弄痒了一般,还轻轻的蹭了蹭。

这让本来已经渐渐低落下去的小李达,又感受到了一种鼓励似的,再次缓缓的立了起来。

而它站起来后,无形中又咯住了碧莲的小脚,小丫头就又在上面蹭了蹭,它就又大了大。

然后就仿佛陷入了死循环一样,小丫头感觉到脚越来越咯的慌,竟然直接伸手一摸。

睡梦与清醒的朦胧意识之间,碧莲纤细的手指,在几次探寻后,终于一把握住了咯到自己的罪魁祸首。

小丫头好像不明白那是什么,使劲捏了捏,很硬,又向下压了压,瞬间弹回。

感受着那份坚硬和弹性,小丫头竟然迷迷糊糊的握着它又睡了。

而整个过程中,李达就好像是木头人一样,根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作,心里也在默默的向老君祈祷着。

感觉到小丫头又睡着后,听着她节奏均匀的呼吸,李达这才稍稍舒了口气。

可命根子还在人家手里啊,李达实在想不出办法了,只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希望小丫头一会儿能自己松开。

可一直到天蒙蒙亮,小丫头都没有松手,李达也就跟着一直熬到了天亮。

嗯——

小丫头轻哼一声,好像清醒了过来。

微微睁开眼后,发现自己竟然握着李达的命根子,顿时惊得娇体一颤,赶紧收回了手。

既尴尬又羞涩,红着脸偷偷看了一眼李达,发现他还在熟睡,好像并不知道,小丫头这才放下了心。

赶紧换了姿势装睡,但心跳却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砰砰直跳。

而李达这时也才真正舒了一口气——终于能好好躺一会儿了。

最后,还是张大娘最先起床,去厨房里给大家做早饭。

而小丫头的心跳始终停不下来,紧跟着起来,只留下李达一个人躺在炕上,看着屋顶长出了一口气。

“李达,起来吃饭了!”

张大娘在厨房里喊到。

文学

李达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下,三人围坐在了一起。

面对小丫头突然的安静,张大娘笑道:“呦!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我家的小妮子这么安静?”

碧莲红着脸白了一眼母亲:“娘,你说啥呢,赶紧吃饭。”

“对,赶紧吃完了,把火炕盘好,我就回道观去了,只有师父一个人,我怕他忙不过来。”

李达应声到。

小丫头看到李达帮自己说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更红了,低头不敢去看李达。

三人吃过了饭,又开始忙碌着盘火炕,与昨天不同的是,小丫头跟李达在一起时,话变得非常少。

简直跟昨天判如两人。

直到干完活儿,李达要走时,小丫头才红着脸娇羞的说道:“李达哥,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留给我啊,以后我有什么心愿去烧香,也能找你。”

李达笑着说好,两人互换了手机号。

回到道观,老道士正在给人解签,自从宣传抽签解签免费后,来的香客确实多了不少。

看见李达回来,老道士只是瞥了一眼。

一直到中午时分,香客们断断续续走完,李达做好了饭菜,老道士才慢慢走来。

“师父,你吃这个,我新摘的。”

李达夹起一筷子菜,放进老道士碗里。

老道士轻轻嗯了一声,趴了口饭。

“张大娘那边的活干完了?”

“嗯,火炕已经盘好了,零碎的活儿也干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张大娘平日里没少上山来,要多帮衬着。”

“知道的,师父。”

李达慢慢吃着饭。

老道士看了看宝贝徒弟,语重心长的说道:“现在咱们道观香客也多了些,我想着是不是把咱们道观扩建一下,这样才能有更多的香客过来。”

“扩建道观干啥?咱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李达有些不解。

老道士白了李达一眼,“现在是挺好,那以后呢?”

“现在这道观里就咱们师徒两个人,将来我老了,这不就是你的,你想娶媳妇儿和生活,钱还不得从道观里来。”

李达一听师父让自己娶媳妇儿,急忙说道:“师父,你不会还想着让我还俗,不要我了吧?”

欢迎分享转载→ 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h文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