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伤感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受不住玩弄的求饶, 爬进寡妇被窝#038;邹慧雪

发布时间:2020-02-21 18:14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我大胆地搂住了她的腰,她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身子便瘫软下来,一双美目看着我流转连连,似乎是在渴望着什么。

  “雪姐,那天的游戏好玩不?”我故意这么问道。

  “好玩,舒服死了。”邹慧雪像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我胸口,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但我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搂着她来到床边,才慢慢摸索起那对傲人。

  “雪姐,你这里痛吗?”我装模作样地问道。

  邹慧雪娇嗔道:“哪有你这样看病的,我是感冒,鼻子不舒服,又不是心脏病。”

  我不由装作很专业的样子,说:“这你就不懂了,心脏是人最重要的器官,这里要是出了问题,那整个人都会不舒服的,有句话叫做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个道理。”

  尽管已经尝试过她傲人的饱满,但我仍然感到惊叹,这简直是老天的杰作,男人的福音。

  要是能天天把玩着,我宁愿饿肚子都行,还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嗯哼!”邹慧雪被我把玩着,不由叫出声来。

  但我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而是把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她的下面,不料却被她一把抓住手,说:“二蛋,不要,等下隔壁你李叔来得叫我去干活。”

  我闻言不由有些气馁,她见状又安慰我道:“你真的想要姐,那晚上过来,到时,到时随你怎么样都行!”

  “真的?”我又来了精神。

  这算不算是一个承诺呢,以后我就能随时和她玩好玩的游戏了,而不是在她寂寞难耐的时候才能一亲芳泽。

“姐现在是你的人了,只要你能好好对姐,你想怎么弄姐都行。”邹慧雪似乎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邹慧雪的老公死后,她听了婆家的话,三年不改嫁,但还是有很多人向她示好,她都没有表示。

  现在她居然愿意跟着我这个没爹没娘的瞎子,这叫我怎么能不感动?“

  “雪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不由抱住她,深情地吻了下去。

  她也热烈地回应起来,主动将香舌送入我的口中,两人直到不能呼吸才作罢。

  看得出,她现在也很想要和我好好缠绵一番,填补她空虚的内心,但由于等下确实有事,才没有乱来。

  邹慧雪整理了下衣物,又说:“二蛋,你快点吧,等下你李叔真的要来叫门了。”

  “好。”

  我闻言也认真起来,便仔细帮她治疗起来,其实那老头教给我的医术,是非常传统的那种中医手法,望问诊切。

  说着简单,但当时我学,却也费了不少时间才记住。

文学

  老头说我很聪明,只是几个月便学到了他七八成本事,只是一直没有实验过效果如何,所以我才心里没底。

  几分钟后,我便离开了邹慧雪的房间,然后到杂物房,给她找出几味药材。

  “这些全部煮成一小碗喝了,保证明天就好。”我非常有信心地说道。

  邹慧雪看着我手上的东西,不敢置信地问:“二蛋,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些东西,都是我在山上随手采下来的花草,也能当药吃?”

  我笑了笑,答道:“雪姐,那你运气还真是不错,其实这些都是可以入药的药草,不但好看,也能治病,要是我去采,还得费点时间。我琢磨着你喜欢摘些花花草草,就随便找了下,还真的找到了,你放心,我总不可能让你乱吃东西,万一吃死了我可是会心痛的。”

“谁要你心疼!”邹慧雪欢喜地收下那些药材,包在一起,就去熬药了。

  见时间已经不早,我便拿着导盲杖走出屋去,在屋外正好看到李叔过来邀邹慧雪上山干活,他们一帮人有七八个,都是结伴上山采点有用的东西卖钱,虽然钱不多,但也算一笔额外的收入。

  他见到我也不在意,就说:“二蛋,又来你雪姐这蹭饭啊,真不要脸。”

  李叔是个好人,典型的庄稼汉子,所以说话直来直去,其实话里面并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所以我也回道:“有吃不吃白不吃,自己懒得做。”

  “就你小子精明!”李叔笑了笑,便叫唤起邹慧雪来。

回去的路上,真是冤家路窄,正好看见刘建设一摇一晃地从村口走来。

这家伙除了玩女人之外,还有个爱好,就是喝早酒。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早酒一盅,一天都威风,所以他从来不在家里吃早饭,每天都要村口的铺子里喝上半斤。

  不用说,看他这样子,肯定是喝得有点多。

  我当然装作没看见他,想避开,谁知他却不是这么想的。

  “二蛋,你给我过来!”刘建设很是大声地吼了一句。

  其实平日里,他在人前从来不会这么说话,但这会儿路上没人,所以他就露出了自己的嚣张嘴脸。

  我皱了皱眉,还是走到他身边,看看他要耍什么幺蛾子。

  “二蛋,你小子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对?”刘建设还拿手拍了拍我的脸。

  我厌恶地推开他的手,答道:“刘村长,我哪里敢和你作对?”

  “你要不是和我作对,那你昨天为什么出现在苞米地里,朱老师一般不会去那种地方,不是你小子叫去的还能是谁?”

  这狗屎醉鬼居然真的猜中了,没错,朱老师确实很少去田地旁边。

  我灵机一动,便答道:“我没饭吃,所以想去挖点红薯苞米,朱老师看我眼睛不方便才跟着去的。”

  “靠,你没饭吃就可以随便去地里摘东西吃?谁给你的权力?!”刘建设眼睛一亮,似乎是找到了什么把柄。

  当然,他说的这话没错。

  别人种的果子红薯粮食,我去挖当然是没道理的。

  不过我毕竟是龙头村的人,村里乡亲也都知道我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在这点上为难我,有时还主动让我想吃什么就去摘。

  所以,我这样的行为,其实在村里,是被默许的,现在刘建设突然拿这个来说事,证明他是真的起了要铲除我的心思。

欢迎分享转载→ 受不住玩弄的求饶, 爬进寡妇被窝#038;邹慧雪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