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伤感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短文_短篇宝贝好紧忍不了了

发布时间:2020-02-21 15:18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不知道,但是依我看,单凭几张照片,也不能就确定那是你嫂子。说不定,只是长得像而已。”夏雪艳耸了耸肩膀,她胸前的一对大白兔也跟着跳跃了起来。

“那你跟我去找她,咱们当面对质。”

面对我的提议,夏雪艳却并不同意:“不行,要是认错人了呢?我不会去的,又没有十足的证据,这种得罪人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夏雪艳说完,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直接就将她手上的小瓶子往我手里一塞,然后就趴在了沙发上了,对着我翘起了屁股。

“来,给我擦药。”

说完,夏雪艳就把她那臀部,又对着我翘得高了一些。

说实话,夏雪艳现在的姿势,实在是十分魅惑。

在她脱完衣服之后,我就已经有了反应,现在她这么翘着屁股趴在我面前,我简直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你还在等什么啊,赶紧过来呀。”

夏雪艳在沙发上趴好了之后,娇滴滴地这么对我说到。

同时,她一只光着的脚丫子朝着我就伸了过来,慢慢地攀上了我的腿。

看着夏雪艳的这么一副样子,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夏雪艳有点让我捉摸不透,要是之前,我可能就扑上去了,但现在我的心里还是对她多了一丝防备。

“夏姐,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别给我开这样的玩笑了吧。”

咽了一口唾沫,我有些艰难地说道。

夏雪艳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美人,虽然说她年纪比我要大上一些,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她比我还小一样,就算是我心里没有想那些事情,但是她这么趴在我面前,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夏雪艳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有些责怪地对着我说了一句:“谁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再说,你又不是没看过,连我的那个地方……再看看也没有什么……”

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犹豫,并没有按照她说的那样,走到她身边去。

夏雪艳在沙发上支起了上半身,这么一来,她身前的那一对,看着就更加大了。

夏雪艳的胸部,跟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雪白的皮肤,晃的我眼睛都跟着花了。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夏雪艳一点也不害羞,直接就大大方方地将整个上半身都支了起来,还转换了一个角度,以便于我看的更加清楚。

察觉到了夏雪艳的举动,我一边在心里感谢她肯让我饱览春光,一边又有些忐忑。

她脱成这个样子,还没穿裤子,屁股正好对着我,人也趴在沙发上,这要是老板又来一次,那我可不就正好玩儿完吗?

不过就像是特意解答我的疑问一样,夏雪艳扭了扭她的小细腰,接着便安慰我道:“你放心,这会儿正是中午,不会有人过来的。至于老板……他已经去联系李老板了。”

文学

说这话的时候,夏雪艳的脑袋慢慢地垂了下去,显得十分落寞和伤心。

我知道,她所说的去联系李老板,一定是和老板威胁她拍照给别的男人的看得事情有关。

一想到夏雪艳被老板逼着拍照,再看着夏雪艳身上被老板给弄出来的大大小小的青紫色痕迹,我心里就有些老大不舒服。

出于私心,我竟然有些不愿意夏雪艳的身体被别的男人看,虽然,她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有跟她发生过什么。

“那你,真的要去拍那种照片吗?”

沉默了一会儿,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便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话一说出口,我就有些后悔这么问了。

废话,哪个女人愿意把自己脱光了,然后还要摆出各种姿势,拍下照片给陌生男人看?

果不其然,我这么一问,夏雪艳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愤怒:“我不去!”

“我说什么也不会去的,谁爱去谁去,总之,不要找我!这样的侮辱,我可承受不起!”

嘴里这么说着,夏雪艳一双白皙的小手,也在不断地捶打着她身下的沙发。

由于情绪实在是有些激动,夏雪艳的整个身体都跟着她的动作而扭动了起来。

夏雪艳这么一动,她那本来就故意对着我的屁股,这会儿正好就张开了一些,于是,我便又看见了她双腿之间那最为隐秘的地带……

夏雪艳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但是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继续去听了,只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什么,自己会想办法,保护好自己之类的。

“你看我说这些干什么,真是让你见笑了。”

可能是夏雪艳知道我也没有在认真听她说的缘故,跟我抱怨了一会儿之后,夏雪艳便有些自嘲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并没有回答夏雪艳的话。

这个时候,我正盯着夏雪艳的那个地方看呢,哪有时间管她在说些什么?

“哎呀,你赶紧过来给我上药呀!”

夏雪艳看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一下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这么叫了我一句。

“哦。”

我有些不在状态,嘴里答应了一声,人就朝着夏雪艳走了过去。

等我回过神来之后,我已经拿着药瓶,坐在了夏雪艳的身边。

“你看着给我上药吧,然后按摩一下。”夏雪艳说完之后,就没有再开口了。

看着夏雪艳那白皙的翘臀,我咽了一口唾沫,只能照着她说的办。

将药油倒在了我的手上之后,我轻轻地抹在了夏雪艳的身上。

她身上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老板在她身上又掐又打之后,留下的痕迹就十分明显。

看着夏雪艳那雪白的皮肤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我不由得就有些心疼她。

给她擦药的时候,我也有些紧张,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这样擦药过,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怕把她给弄疼了。

“你还紧张呢。”

由于我小心翼翼的笨拙动作,夏雪艳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紧张,她甚至还取笑了我一句。

我没有答话,只是手上的动作用力了一些,涂药的范围也扩大了很多。

我的手在夏雪艳的身上游走,几乎将她给探了个遍。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不可避免地支起了帐篷。

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做。

倒是夏雪艳,一直在那儿哼哼唧唧,一副十分舒服的样子。

“小张,你咋这么淡定?”夏雪艳趴在那儿,突然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我假装没有听懂她的话,什么都没说。

但是夏雪艳却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我,还是继续问道:“你不会还是一个雏吧?”

夏雪艳这么一说,我不由得就是一阵无语。

说到雏,我还真的就是个雏,活了二十多年,我还从来没有跟哪个女人发生过关系。

但是这话从夏雪艳的嘴里问出来,我难免会觉得有些尴尬。

要是在她面前承认,我还是一个雏的话,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我正想着该怎么回复夏雪艳的这个问题,她却先开口说话了:“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她说到这儿,突然停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搞得我也有些紧张了,不知道夏雪艳究竟是要干什么。

“这样,我们来玩一个猜谜的游戏,谁输了谁给钱,你敢不敢?我猜你一定已经不是个雏了。”

我这边正担心呢,没想到夏雪艳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既然是要玩猜谜的游戏,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些愿意的,而且夏雪艳已经提前说出了自己的答案,这会儿不管给不给钱,反正我是不会输,那就对了。

“你说说,我猜的对不对?”

见我还是没有说话,夏雪艳便又追问了一句。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么份上,我要是再不说话,也有些过不去了,但是吧,要我当着夏雪艳的面,承认自己还是一个雏,又有些让我开不了口。

“你不说话,那是不是就说明,我的答案是正确的?”

这么说着的时候,夏雪艳显得有些兴奋,身子跟着一扭,我正帮她往屁股上擦药呢,一个不小心,手就直接朝着夏雪艳的双腿之间滑了过去。

“啊!”

立马,夏雪艳就随着我的动作闷哼了一声,声音听着竟然有些压抑的欢悦。

夏雪艳这个样子,让我忍不住就想要戏弄她一番。

就这样,我开始玩起了夏雪艳的翘臀。

对于我这样的举动,夏雪艳不仅没有呵斥我,反而还显得十分受用,身子甚至配合着我的动作,开始扭动起来。

看着她越来越兴奋了,我便故意突然停了下来,人也从沙发边上离开了。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我就是一个雏。”

站起来之后,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夏雪艳,带着恶作剧得逞之后的得意,对着已经有些动情了的她这么说到。

夏雪艳的一张脸,被我弄得红红的,她的眼神也有些迷离了。

面对我的回答,夏雪艳反倒笑了:“你没骗我吧?”

我对着她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地道:“骗你难道有钱拿?只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老王。不然,他铁定得笑话我。”

“嗯,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对了,你去我包里面拿个东西,我有东西要给你。”夏雪艳对着我点点头,接着便这么对我说道。

我一听又是要帮忙拿东西,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这使我又想起了嫂子的事情。

不过我并没有拒绝夏雪艳,而是依照她的话,把她的包给打开了。

打开夏雪艳的包之后,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之间夏雪艳的包里面,正静静地躺着厚厚一沓钱!

作为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四千的打工仔,说实话,见到这么多钱,我还是有些惊讶的。

就在我因为看见了夏雪艳包里有这么多钱,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夏雪艳说话了:“拿着吧,是给你的。”

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

欢迎分享转载→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短文_短篇宝贝好紧忍不了了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