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励志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02-21 08:39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不是,我是说……花生粉。」

周恆是第一次买那家早餐,有没有缺味道,他嚐不出来。

陆洲洲在光里粉了脖颈,周恆以往对女孩羞臊样子没怎幺上心,如今却有些不一样。

想起她昨天因告白尴尬,为伞狡黠,又和他调皮地玩,临别朝他笑,短短时光里小表情活灵活现,也不知怎幺地就刻在他脑海。连带那片在暖洋洋季节绽放的海棠色臊红,都跟着鲜活起来。

他不动声色移开视线,停在她头髮勾至耳后,鬓边染上光的细碎绒毛。

不过,风一吹,绒毛荡呀荡地,还是从他眼里荡到心里。

周恆问:「什幺花生粉?」

「你早上拿错我的早餐,我点的吐司阿姨特地没有放花生粉。」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周恆意会过来。

是来给他送早餐的,不过没有想多余风情月债的意思。然而,他还是有点怀疑,她昨天的态度不像那幺快放下。

与她四目交接,她眼眸浸润着水似的,探不出有什幺想法。他最后也不知为何,眼又先拿开。

「抱歉,妳对花生粉过敏吗?」

「不是,我只是讨厌。」

周恆家境不富裕,从小到大不喜欢浪费食物,用清冷的嗓音劝:「妳可以试着吃吃看。」

陆洲洲好笑地瞅他,「你是我的谁?」

「我为什幺要因为你一句话而委屈自己?」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讨厌花生,是陆洲洲十六年来的顽固,而周恆为她那句「你是我的谁」皱眉。

「不然要谁?」

他是她倾慕的男生还不够吗。

陆洲洲没过脑,极为顺口地说:「我男朋友啊。」

周恆背抵着他出来带上的门板,静深深看着她。

她一开始还没反应,后来才惊觉自己说了什幺胡话,庆幸周恆关了他们班后门。

脸又热了。

她漂开眼,不自然地问:「现在吐司怎幺办?」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周恆拿过那袋早餐,「我帮妳挑花生粉。」说着,拉她离开走廊下楼。

*

光腊树下有张木桌子,边角是蛀虫蚀咬爬行过的痕迹。

周恆用筷子掀开白嫩嫩吐司片,翻找橘褐色颗粒。

猪排,番茄,生菜被挤压,全黏糊在一块,陆洲洲实在不抱希望能挑乾净。

何况那是粉,肉眼也不一定瞧得清的细粒子。

自习钟响,陆洲洲问:「你不上课吗?」

「不用。」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早自习的英听内容,他在前一晚预习过,听不听无所谓。

感觉到一旁炙烈的视线,周恆一面乾着细活,一面与她话闲语,「好看吗?」

「好看。」

反正在粥店都出糗过了。

眼下再辩解她不喜欢他也已错过好的时机,她释怀了,就随俗浮沉,得过且过吧。

「所以贪得是我的好看?」

「第一眼总是会落入世俗,但再多几眼,肯定就不是了啊。」

周恆不着痕迹顿下筷子。忽然就想问,那妳看出什幺了吗,是不是因此才缠在他身边,想多了解他?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但他没问。

因为陆洲洲接下来的行为使他迷惑。

校篮男队浩浩蕩荡从跟前经过,为首的人身材健硕,背心短裤下贲张的肌肉无一不恰到好处,五官皓明,生得不错。

「啧啧,这是哪号人物,长得满帅哎。」陆洲洲眼珠子狗尾草一样沾着人走。

周恆夹起的蛋重新掉回吐司片上。

方承淮见到周恆,脚步没停,却在离他们最近的时候,勾了勾嘴角。

「他是在对我笑吗?」

「不是。」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原来私中帅的人那幺多啊。」她幽幽感叹一句。

虽然对方颧骨高一点,还是差周恆一点。

可她这话听在周恆耳里,莫名像在说帅的人又不只他,她不一定非要喜欢他。

这女孩怎幺回事,前一秒才说要多看他几眼,后一秒便着迷于另一个男人。

在他想给她摁上红杏出墙的标籤时,他眼睫往左下半翕半扇,然后沉默。

方才,他默许了陆洲洲,为他家的院子墙头上,他要撸的那枝红杏。

欢迎分享转载→ 超级变态黑暗的小说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