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励志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哎呀太长了好痛

发布时间:2020-02-21 06:36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周程翔一睁开眼看到白茫茫的天花板,最普通一格一格上面还有灰色洞洞的那种

,他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但他完全不记得,他只知道他头快要痛死了,有哪里好像

不对劲。

「天啊!学弟你终于醒了,快吓死我了。」

说话的是今天和他一起站哨的学长,他看着他,对于自己今天一整天除了站哨以

外的记忆完全丧失,他觉得口乾舌燥,他伸出舌头舔舔他乾裂的嘴唇询问:「我怎幺

......」

「你都不记得了吗?今天发生的事。」

「嗯?」他仔细想自己今天到底都做了些什幺,但他很悲惨的发现除了站哨以外

的事他一概想不起来,「我记得......」

他的头虽然痛得快炸裂,但他还是用尽现下所剩不多的脑力去想今天发生的事。

哎呀太长了好痛

他昨天被长官指派了文书工作让他熬夜到很晚才睡,一早又要站哨,于是他拖着

疲惫的身心和学长站哨。

人的状况在不好的时候总是特别脆弱,想他上回收假才打开line一看发现男友竟

然要跟他分手,还向他坦承他早就兵变劈腿的事实,这叫他怎幺能接受?上面只写:

对!我要跟你分手!我已经跟别人在一起了。

他就这样无预警的被兵变分手,对方一点悔意也没有,还大喇喇直接说出自己劈

腿吴凤接轨的事,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不论他之后传多少讯息、打多少电话对方都没

有回应,直到他查对方的脸书才发现他被删好友而且还被封锁,看来对方完全没有要

和他说清楚的意思,只想和他断得乾乾净净,他的恋情就这样像颗石子丢进大海一样

悄声无息的结束了,可这不代表他就能够像对方一样做的那幺狠绝也能装得什幺也没

发生啊!

哎呀太长了好痛

真他妈的想喝个烂醉......他拿起钥匙要去便利商店买些啤酒来抚慰他受伤的心

灵,才一开门就见着站在他家门口前的隔壁邻居--刘司成正捧着一碗咖哩一脸笑容

看着他。

这个刘司成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长得人高马大、还一脸大男人的模样,却很爱

做菜,喜欢做菜也就罢了,居然做的比外面餐厅好吃一百倍,当初会认识对方就是对

方菜做太多所以按了他家门铃,两人这样时不时的搭伙倒也算是有一定程度的认识,

虽然他还蛮喜欢这个邻居,不过他知道对方是个标準直男,他不想要异男忘,倒也不

会特别想和对方发生超出友谊之外的关係。

「我要去买酒,你先坐着等我一下。」他很自然的招呼对方进到他家里,让他把

那一碗咖哩放在和室桌上。

「怎幺突然想买酒?」刘司成没有坐下来等他的意思,看起来要和他一道去买酒。

哎呀太长了好痛

「我失恋,想借酒浇愁啊!」一想到那贱男人把自己劈腿的事说得好像他不小心

买了一个名牌包一样云淡风轻,还没任何悔意他就干到不行,也不是说有多喜欢对方

,两个人就只是刚好凑个对,彼此都知道对方顶多就是比砲友再多了一层关係,可能

是多了点相处时间和做除了做爱以外的活动,除此之外他们不会是走到最后的关係,

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有一点点难过。

「我看你失恋还挺淡定的,确定不是要去买红茶?」

「都过多久了你还开这老哏玩笑。」

「还是等下酒过三巡你就要开始显露出淡定下的真面目了?」

「不会,我跟对方没爱得死去活来,没有山无稜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种瞎事。」

说实在他也不相信有什幺爱可以长长久久,在他观念里他就是玩够了,再找个伴陪自

己到最后就好,两人可以无爱无欲,只要能作伴就好。至于这段恋情也只是他途中的

哎呀太长了好痛

过客,买酒只是为了发洩他被吴凤接轨的不爽而已。「买酒吧!」

两人买了一打啤酒,他喝了八罐、对方喝四罐,一边吃着对方做的美味咖哩,他

酒量不是很好,喝完就觉得有些晕,还好他没在外面喝酒,一倒就直接在床上睡了,

至于刘司成那幺常进出他家,他相信对方会替他关好门,而且他家也没什幺东西好让

对方偷或是看上,刘司成虽然居住品质算不上好,但他的穿着打扮都是不便宜的潮牌

,连配件都不是便宜货,还有他做菜也都是用高级食材,所以他家这种到处都路边摊

货是不可能入得了对方的眼。

隔天一早起来他发现他的双人床旁边多了个人,刘司成这家伙居然没回家?他稍

微按摩自己有点晕的头,然后动手摇了对方的身躯。「刘司成,起床了。」

「唔……」刘司成发出一声要赖床的单音,在他听来还真是性感的要命,他睡到

衣服有块翻起露出结实分明的肌肉,要不是他知道对方是个直男,他应该会马上跨上

哎呀太长了好痛

去把对方摸到勃起然后爽快来一砲,刘司成真该感谢他这幺把持得住没有精虫冲脑就

这样吃了他。

「起来了啦!我今天还要收假耶!」他一手把对方遮着眼睛的手拔开,没想到对

方居然用双手勾住他脖子,把他往他的怀里带去,他整个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狼狈地

跌回床里。

这个刘司成怎幺那幺会挑战他底线?他和对方当邻居半年,也吃过不下十次的饭

,但一起睡在同张床上还是第一次,他就不知道刘司成的睡相还真是差啊!把他拖进

怀里也就算了,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搞得他早上是不是得尻一枪才能回部队了?

「给我起床!」再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强暴刘司成的。

他爆气了,明明昨天还沉浸在分手的低落情绪一下子被昇华成激动,就因为他喜

欢的类型居然在无意识诱惑他。

哎呀太长了好痛

刘司成这下子总算醒了,无奈又无辜的揉眼,「发生什幺事了?」

「什幺也没有,你快点回家,我也要回部队了。」

「喔……」

「而且你干嘛睡我家啊?你家明明就在旁边、更何况你才喝四罐而已。」说实在

的他挺怀疑刘司成干嘛要睡在他旁边,要睡回家睡就好了,又不是距离很远,才距离

十公尺不到。

「我担心你嘛!怕你在我回去之后醒来做什幺傻事啊!」刘司成这话说得真诚,

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抓不出语病跟逻辑不通的地方,果然当兵会变笨。

「好吧……谢谢。」他无奈之下之好道谢,虽然他连自己为什幺要道谢他都不知

道。

回到部队后他尝试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不要想到自己被人劈腿、还在一大早

哎呀太长了好痛

被诱惑他只好把刘司成送走后再在厕所痛快自渎一次才回来的事。

「我看你心情好像不是很好,要不要玩个游戏?」

听到学长的声音他才意识到他现在正在站哨,把思绪从刘司成和前男友中拉了回

来。「什幺游戏?」

「抓茫,有玩过吗?」学长见他摇头,神祕的笑了一下,「其实就是暂停呼吸,

在脑袋缺氧的时候会有快感,像吸毒一样,怎幺样,乖宝宝要不要体验一下吸毒的乐

趣啊?」

虽然学长说得口沫横飞,老实说他没什幺兴趣,但碍于对方是学长,他也不好意

思拒绝,于是他照着学长的指示闭气停止呼吸,再来他就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直到现在。

「我只记得在站哨的时候你跟我讲到你们很喜欢玩抓茫,然后叫我试试看,我试

哎呀太长了好痛

了之后......之后我就完全没印象了。」

到底在他昏倒之后发生了什幺让他现在出现在医院?他神智还是不清楚,发现自

己现在一点思考的能力也没有,只有头疼不断骚扰他。

「喔干!你真的什幺都不记得了?你倒下去之后没三十秒就爬起来、而且还不是

站不稳的那种,你站的直挺挺的,一直问大家现在在哪、几点,你今天一直重複这句

话你都没印象吗?」

他摇摇头,不管学长说得再口沫横飞他还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厚!你要不要照个脑波再走啊?你跟平常比起来真的怪怪的耶!」

于是他在学长的建议之下花了大把银子照了脑波,最干的是医生说他没事脑波很

正常,但学长还是不放心,建议他到旁边的寺庙去收惊。

他其实是不信这些鬼神,不过为了图个安心他还是跟着学长到了寺庙去,一走进

哎呀太长了好痛

寺庙当中他一见到师姊,师姊马上对他说:「你身后跟了一个很厉害的。」

所以在他窒息的那几秒钟就有个恶鬼找上他的意思?所以他才会失去意识,整天

都不记得自己做了什幺,虽然以他的个性是不会相信这种事,可是现在他确实经历了

这些让他不得不相信他可能真的被什幺不乾净的东西缠上了。「那......我该怎幺做?」

「祂太厉害、执念很深,我道行不够也没办法把祂驱逐,我只能暂时帮你镇住祂

,之后你可能还要去找更厉害的来帮你。」师姊摇摇头,还是给了他符水跟做法,也

许就像师姊说的缠上他的人还在,不过他在心理上是感觉舒服多了。

之后他和学长回到部队,长官对他很是关心,大概是不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什

幺岔子,还强迫别人和他换假期,让他的假强制变成明天,也就是说他接下来两个礼拜

都没得放假了。

晚上他做了个梦,他梦到一个长相清秀、一脸滥好人样子的男生,这根本不是他

哎呀太长了好痛

的菜,他的雷达在梦中还能响个没完,他知道对方跟他一样是个gay,而且他直觉知道

对方就是那个上他身的恶鬼,没想到他长得一点也不恐怖。「你上我身干嘛?」

对方对他这幺直接的问题吓了一跳,「我还以为你会怕我一下的,怎幺这幺淡定。」

「废话少说,要我替你做什幺?我很确定我不认识你、也没得罪过你,你上我身

想必是要我做什幺。」

他想过几种对方会回答的话,鬼上你身还能干嘛?要嘛就是要你帮他还愿,再不

然就是要报仇,既然对方是恶鬼,那想来......

「帮我报仇。」

果然没错。

他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男生,想到他那沉迷各种算命的老妈曾经告诉他,他的八字

很重,「你是怎幺上我身的,我八字应该不轻才对。」

哎呀太长了好痛

「我也不知道,我就觉得你的气息跟我很像,所以.......你失去意识的时候我

就试试看,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我之前从没成功过。」

那就是说因为他们都是gay所以才成功的吗?没想到居然会这幺衰......「那我要

怎幺帮你?」

「我男人说要和女人结婚,所以我就被甩了,然后......」

「你不会跟我说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自杀吧?」

「不是、我是在去参加那男人的婚礼的路途中车祸,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走,虽

然我曾经很爱我男人,但我看起来像是那种男人跑了就自杀的人吗?」

「那你叫我帮你报仇干嘛?你就直接去投胎就好啦!」好好的休假被强制提前,

让他心情非常恶劣。

「你讲话真机掰。」

哎呀太长了好痛

「谢谢,大家都这幺说。」

对方看着他那脸逼机样,两人对看着,他发现对方虽然长相并不出众,但看久有

种特殊的气质,是那种会让人沉浸在他眼里的气质。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对方才开口:「我要给那男人一些东西,帮我吧。」

「嗯。」眼下他除了答应之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要是不答应,说不定祂的复仇

对象就要多他一个。

「那我们明天先回我家拿东西后再去找他,他现在应该新婚半年了吧......」祂

一脸感慨的样子,看起来就是还没放下对那男人的执念,否则也不会上他的身要复仇

,果然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周程翔看着对方无语,突然眼前一片黑,睁开眼就是白天,因为长官放了他的假

,所以他今天可以出部队去帮这个鬼找他的负心汉,然后他惊奇地发现他居然在大白

哎呀太长了好痛

天也可以看见祂,原来不是只能在黑夜出现阿?看来电视剧跟小说说的一点都不可信。

他先回到祂老家要拿东西,到祂家门外的时候他才想到:「我等下要用什幺理由

来说服家人好让我帮你拿东西?再说不是出车祸才走的吗?那当初要给那男人

东西应该会在手上吧?但是确定那东西没毁掉吗?」

「对耶......那东西应该毁掉了,那我们就直接去找他吧!」祂一脸吃惊的模样

,让他忍不住想这幺笨的恶鬼真的逮就补,怕是还没报仇成功就已经被旁边的其他恶

鬼欺负得团团转了吧?

结果那个恶鬼带着他说要去那个负心汉的家里,然后他发现那男人和他家住在同

一个社区,原来他家附近住了一个娶了女生的负心gay啊!

再走下去就和他住的地方越来越近,最后在他家旁边--也就是刘司成他家门口

停了下来......可是刘司成分明是个大直男,而且他也没有结婚......还是他其实是

哎呀太长了好痛

个深藏不露的蓝鬍子?

「等一下!你搞错什幺了吧?我认识这个人他既不是gay,更没有结婚耶!」

「没错啊!那负心汉是住这里没错......」看祂一脸祂没记错、相信祂準没错的

笃定脸庞,看起来是让人很想相信没错,虽然不忍心,但周程翔还是再打了一次这个

冒冒失失、逻辑不好的恶鬼脸。

「第一、他结婚了,觉得他还有办法住在这种单人公寓吗?第二、说已经

过世半年了,确定他就不会搬家吗?所以根本就不可能还住在这里嘛!除非他没结

婚,不然不可能......」对耶!他怎幺没想到刘司成有可能毁婚所以还继续住这里?

「第三、我认识这个人,可是我的雷达没响,他应该不是圈内人才对。」

他说得那幺信誓旦旦,那个笨蛋恶鬼马上就被他的话说服,倒是说的那个自己怀

疑起隔壁邻居会不会就是那个负心汉了。

哎呀太长了好痛

他看着那个恶鬼用鼻子嗅了两下,「不对啊!可是味道还是那个人的。」

「真的?所以你是靠着气味来分辨人的?」要是他没见到祂,他还不会知道鬼是

靠气味来辨人的。

「就是一种感觉,你说是气味也没错吧!我是觉得里面这个人的味道跟那个人是

一样的。」

「不然......我敲门叫他出来让看?」他震惊的是刘司成居然是gay,本来还以

为他是个直男兼贤夫良父呢!谁知道他是个甩人的负心汉?外表什幺的果然骗很大!

「好。」

得到笨恶鬼的首肯,他突然有点紧张,就怕旁边真的住了一个负心汉,更惨的是

他居然还对这个烂人有点心动,还好他因为对方一脸直男样就踩了煞车,不然要是睡

过对方他恐怕就要被他旁边这位给咒杀,好险好险。

哎呀太长了好痛

电铃按下去过没多久就听到拖鞋往门边走的声音,周程翔吸了一口气望着斑驳的

红色油漆大门,刘司成把门打开,看到按门铃的人是他笑了出来,「怎幺是你?你不

是昨天才回部队的吗?又放假了?」

「呃......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所以长官把我的假往前挪了,我只是想要......」

他还在想着要脱身的理由,一面看了旁边的恶鬼一眼用疑问的眼神望着他,看对方摇

头他鬆了口气,随便就脱口而出:「我只是想要拜託你下次再做咖哩给我吃?」

「喔、好啊!」刘司成听了他的话笑了一下,彷彿他的要求很可笑,还盯着他旁

边的恶鬼一会,应该只是恰巧吧?「还特地按电铃啊?」

「喔!对啊!因为我没有你电话也没有line或脸书可以传嘛!」他打哈哈地带过

这个话题,「那我先回家了。」

「嗯!掰掰。」刘司成笑得一脸诡异,搞得他也觉得毛毛的,可是他急着要帮笨

哎呀太长了好痛

恶鬼,也没想得太多,拿着钥匙就回到家里,走到冰箱前拿一罐汽水就灌下去。

「哈、真爽。」他喝了半罐就放回冰箱,「所以不是他?」

「嗯。」

「可是你斩钉截铁的跟我说气味是那个人的......」这个笨恶鬼果然天兵指数突

破天际,让本来讲话就很毒蛇的周程翔吐槽魂无限发挥。「看来的狗鼻子不怎幺靠

谱啊!」

「厚!你讲话可不可以留点口德啊!小心死后下地狱。」祂嘟着嘴,虽然不愿意

说,但以祂的长相这幺做应该可以吸引到不少帅哥来攻略祂。「我就说了是一种感觉

,当我真正看到你那隔壁邻居我还是觉得他们俩的气味跟感觉都很像,但还是有点不

一样,所以你也不能怪我错认你邻居就是那负心汉。」

「好啦!那我们现在怎幺办?」

哎呀太长了好痛

「去他老家看看吧!你就假装是他朋友问他现在搬去哪就能找到他了。」

「那我们乾脆打给他不是更快?应该还记得他手机吧?」

「他防备心很重啦!不是他存过的手机号码他不会接。」

「好、那出发吧!」那个负心汉倒跟这笨鬼不是很像,这就是所谓的互补吧。

他们一人一鬼照着那笨鬼报的地址骑车过去,那笨鬼还坚持要坐在后座抱住他,

简直好笑得没有极限,两人骑到某个高价位的住宅区之一,那负心汉的老家还是别墅

来着,男女通吃之外还是个人生胜利组这种设定还真叫人嫉妒。

站在那个气派大门的外面,他想起还没问最重要的事。「那负心汉叫什幺名字?

啊、你的名字也顺便吧!」

「他叫......什幺叫我的名字也顺便啊!」笨鬼真的反应迟钝天然呆企图激起人

的保护欲。

哎呀太长了好痛

「快说啦!」

「欧育展、喔我叫李明皓喔!」

「你?身高有点不够吧?」他上下打量这个跟风靡全台欧巴桑同名的笨鬼,即使

知道名字不能随便改还是忍不住欺负祂。

「不是那个演流x花园的啦!快按电铃啦!」

欺负鬼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祂生气,他就像个喜欢欺负喜欢小女生的小男生一样明

明知道对方被拉辫子会生气还是硬要拉,谁叫对方的反应总是那幺逗趣,害他都忘记

自己因为被他附身而少的假期、还有自己被劈腿的事。

按下电铃,一会就有人问:「找谁?」

「我找欧育展。」

「嗯、你等一下。」电铃那头是沉稳的男音,大概是他哥吧!

哎呀太长了好痛

来应门的人他一看就知道就是欧育展本人,难怪笨鬼会说他们感觉跟气息很像,

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场跟感觉果然和刘司成一模一样,都是一脸大男人、然后是个直男

样,要不是有笨鬼的血泪控诉他根本雷达没响,那该不会刘司成也......

「我不认识你。」欧育展一看到他劈头就说,「可是既然你能找到我家,我想你

找我有事。」

「我是李明皓的朋友。」他其实没想过开门的如果就是负心汉他该说些什幺,是

打他一巴掌吗?还是开始当孝女白琴?

他转头看了旁边的李明皓一眼,用眼神示意祂说些话以免他待会没话可说和欧育

展乾瞪眼,但是李明皓却好像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似的一直盯着欧育展看,看来他只能

自立自强替笨鬼报仇了。

欧育展听了他的话盯着他三秒,气氛突然凝结,在他想再说些什幺打破沉默的时

哎呀太长了好痛

候,对方把大门全开,「进来吧。」

他被领到了豪华的客厅之中,欧育展递给他一杯水,玻璃杯看起来甚是高级,有

钱人就是有钱人,用什幺都是高级的,而笨鬼的魂早就被欧育展勾去,从头到尾视线

都没离开过他、连去厨房倒水也不例外。

「说吧!」

欧育展这样袒蕩蕩地领他进门,完全没有甩开笨鬼该有的心虚,也没有笨鬼已经

过世的感伤,他直觉对方一定不是个好懂的人,他也不想跟对方周旋便直接了当的问

:「为什幺要抛弃李明皓?为什幺结婚?」

「我想了几种你可能会说的话跟反应,但我没想到你会选择我觉得最不可能的问

法。」欧育展一脸淡定,「我只能说我有我的理由。」

「不能说吗?」看他那脸标準政客嘴脸的讨厌表情,真想从他脸上巴下去。他看

哎呀太长了好痛

着那笨鬼一眼,用眼神询问对方是否有话想说,可是祂依然视若无睹。

看来那笨鬼还真是爱到卡惨死,而且还真的惨死来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在看什幺?你眼神好像常常飘到那去。」

这招就叫顾左右言他,这欧育展根本政客,这种伎俩都用上了,真令人不屑,「

你不要岔开话题,李明皓都已经走了你还不能说明为什幺吗?你给他一个理由让他可

以好走,不要再逗留在这世界上很难吗?你敢抛弃他去娶女人,那你就有种向他说明

你为什幺要抛弃他。我看你是条汉子,我不相信你会这样矫揉造作、扭扭捏捏的像什

幺男人,还不快给我从实招来!」

他像是在政论节目上攻击其他人的名嘴一般,用珠连炮的方式爆气一口气打对方

的脸,一边褒一边贬,他今天被强制休假已经觉得奇蒙子就每送了,还要在这边跟政

客周旋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哎呀太长了好痛

「你跟明皓好像。」欧育展没被他的爆气吓到,更没被打到脸,反而笑了出来,

继续顾左右言他,他就知道这个人没这幺好对付,在他準备进行下一波攻击的时候对

方开口:「我会娶慧文是因为她已经怀孕了,不是我小孩、但是是欧家的骨肉,而你

也看到我们家是怎幺样的家族,必须要有人承担、不能爆出丑闻,所以已经向家里出

柜的我就被强迫接下这块烫手山芋,我这个说明您还满意吗?」

「那你怎幺没跟笨......明皓说?他会体谅你的,他那幺笨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

干嘛......而你就这样什幺理由也没说就跟他分手,害他......」

「我不能说。」欧育展很神奇的看着笨鬼所在的方向说,「我不想害他不幸福束

缚他,所以才放手让他去找其他的幸福,我知道要是我说了理由,那幺他一定会陪在

我身边,而我爱着他却始终不能给他一个名分,那不是我要的,我也不能这样对他。」

「你太自私了,你什幺都没说就擅自决定一切,你怎幺知道他要什幺?就算你要

哎呀太长了好痛

他走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下他,也许对他来说他就只是在等你说清楚而已,你却

让他这样带着遗憾走,你真是个烂人。」那个笨鬼现在居然还呆呆的看他,一点也不

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欧育展,他看得整个懒趴火都上来,也不管欧育展还在现

场就直接开干:「笨鬼你倒是吱一声啊!你说叫我帮你报仇结果话都我在讲是怎样?」

「吱!」笨鬼居然还很识相地一面看着欧育展一面吱......

「哭杯,这哏多旧了。」他忍不住笑骂出来,「好啦!如你所见我看得到李明皓

的鬼魂,他叫我来找你,结果他现在一个字也不吱一声,真是气死我了。」

「我刚刚有吱啊.....」来自笨鬼微弱的抗议,一脸委屈小媳妇模样。

「快点把话跟你男人说清楚,不然我要回家了。」

「你要说的就是我要说的了。」

「我想你说的话就是明皓想说的。」

哎呀太长了好痛

欧育展和笨鬼两个人不愧是「前」情侣党,居然话都说一样还异口同声,真叫人

莫名感到无力。

「那现在事情解决了、仇也不用报了,那我可以回家了吧?笨鬼你也可以升天了?」

「我......我想陪着育展。」笨鬼不愧是笨鬼,事情都解决了还不赶快去投胎,

在这世间蹉跎什幺。

天啊!怎幺会有这幺笨、这幺执着的恶鬼?那幺傻,难怪欧育展一副把祂吃得死

死的样子,难怪师姊会说笨鬼执念很深,以对欧育展的执着度来说,不论笨鬼多笨都

会继续找下去吧?「随你的便,我要回家了。」

笨鬼听到他那幺说难得把视线从欧育展身上转回到他身上,虽然祂什幺也没说,

只是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可是他知道那笨鬼的意思。

「我大放送行了吧?我再抓茫一次,你就一次把话跟欧育展讲清楚。」他提议让

哎呀太长了好痛

笨鬼再上他身一次,这样总够解决事情好让他回家睡觉了吧?

「我不要。」

「为什幺?我难得良心发现耶!」

「那种附身方式对你身体不好。」

「那到底要我怎样?」这个笨鬼浪费他的假期就算了,现在他难得良心发现要

帮祂圆梦祂居然还不要?

「明皓没死。」欧育展冷静地看他和他看不到的笨鬼自言自语,冷不防地丢下一

欢迎分享转载→ 哎呀太长了好痛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