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个性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了一节课

发布时间:2020-02-20 06:45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办公室乖腿再张大点_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了一节课

 我凑上前一看,发现王妮儿居然在看片,那水乳交融的画面。

  我的身体一下子来了反应,大公鸡挺了起来。

  王妮儿眉眼看了看那,然后扬起美腿触碰过去:“这么容易被勾引起来。”

文学

  王妮儿的腿在我那上面套弄着,我又看到她手机上那画面,一个忍不住就压了上去。

  “你说一周内给我五万,啥时候给。”

  一边说,我一边在脱裤子,王妮儿经过村医的事情后,对我也越来越不抗拒。

  就连现在我把她双腿岔开,压在她身上也没有反抗,反而是看着手机上的画面,自己的腰开始扭动。

  我看到她居然这么主动,两只手伸进她裙子里面,把内裤扒了下来。

  “这么想要?跟条公狗似得。”王妮儿嘴角带着不屑。

  我嘿嘿傻笑,道:“为了钱,这能咋。”

  我顶上去的时候,她那已经湿润一片了。

  我猛一用力,直接冲了进去。

  王妮儿早就有了准备,鼻间忍不住发出阵阵吟声。

  让我的感觉更加强烈,撩开了她的上衣。

  我俯身亲吻王妮儿,大脑一片放空。

  王妮儿开始脱掉我的上衣,玉手紧紧抱着我的腰。

  如八爪鱼般盘着我腰的双腿猛一用力,反将我压倒在床上。

  “你个大憨子,活还真不错。”

  王妮儿红晕着脸,在我身上扭来扭去。

  我也闭上眼睛,感受着王妮儿的紧致,最后关头猛然宣泄在她里面。

  抱紧王妮儿柔软的娇躯,我低声喘息着。

  王妮儿也被我折腾的没了力气,半天还坐在里面不出来。

  忽的一下,就在我休息的时候,听到耳边传来哽咽声。

  我惊慌失措的看过去,王妮儿居然趴在我身上在流泪!

  “诶,俺是不是把你弄疼了,俺跟你说对不起,你别哭啊。”

  我赶紧把自己的家伙抽了出来,让王妮儿躺在床上。

  王妮儿朝我扇了扇,又是哭又是笑的。

  “你个憨子懂什么,我又不算对你哭的。”

  “做也做完了,你自己躺床上睡吧,别管我。”

  王妮儿起身,脚都还有点颤的往厕所去。

  我看着她那样子,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到底是咋回事啊。

  是他给弄疼了,还是其他什么。

  我摸不着头脑,但是做完了,身体一阵舒畅,五万块钱的巨石也感觉是彻底落下来了。

  王妮儿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是啥也没穿,那纤细的柳腰,那雪白的身体,看的我又想再来一次。

  “看什么,敢再对我做什么,你看我以后还让你做不。”

  王妮儿瞪大眼道,我赶紧摆手,心里面却是高兴的很。

  她这话的意思是说,俺以后来找她,都可以跟她做了?

  这想法一出来我就赶紧甩甩脑袋抛掉,我跟她做是为了钱,不能想歪!

  我爱的是芹儿,这钱赚来是给婶子用的。

  可不能被这个女人给诱惑了。

  “俺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不管王妮儿那鄙夷的眼神,套上自己裤衩子就睡。

  “憨子。”

  王妮儿嗔了我一句,也背对着我躺下了。

  半夜的时候,我好像模模糊糊的听到王妮儿在喊村医的名字。

  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我就从后门跑了,真怕出门再撞上张老汉。

  

  先回去给婶子熬了药让她喝了,然后美滋滋的吃了顿早,就直接去工地上干活。

  老吴对我挺看好的,上午的活做完了,还请我吃了顿好的。

  我回去给婶子也弄了后,下午还来赚钱。

  一天干了四趟,总共赚了五百块钱呢,加上王妮儿那一千,又是一千五百。

  还好今天回来没撞上大虎子他们。

  看着芹儿他家的门,我攥紧手里的钱,俺是一定要把钱赚到,把芹儿娶走的。

  晚上再去王妮儿那,王妮儿对我也不反抗了,反而每次还配合的很,自己也享受。

  就这样过了两三天的样子,我手头也有小一万块钱了,照这样一直下去也够还大虎子的钱了。

  但是村长却突然来告诉我,明天带王妮儿去看看种上没,让我今晚努力。

  我心里就担心了,要是种上了咋整,每天一千块钱就没了啊。

  这天晚上我再去王妮儿那,心里边有点忐忑。

  刚进门王妮儿就看出来了,嘲笑一声:“憨子,你还想一直上我呢?”

  我憋着脸没说话,王妮儿却突然拿出个黑黝黝的袋子丢给我说:“看你那傻样子,打开瞅瞅看。”

  俺感觉那玩意挺重的,捡起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放着五坨红灿灿的钱!

  我眼睛一下瞪大,惊讶的看向王妮儿。

  王妮儿露着白花花的大腿,朝我招手说:“五万块钱,一周内给你,说到做到,一分也不少,你自己数数。”

  我拿着钱坐在床边,赶紧数了起来。

  王妮儿见我真数,轻哼一声:“你还真觉得我骗你不成。”

  “没有没有,俺就是第一次见这么多钱,忍不住。”

  我脸上笑的开花,一张张的在数。

  数完正是五万块钱的整数,别提心里面多开心了,能还大虎子钱了,也能给婶子治病了!

  我心里头开始盘算起来,这五万块钱该咋花。

  大虎子的钱定了一个月,这还有二十几天呢,现在手头也有点钱,再多去搬搬也能凑两万。

  我心里头正盘算呢,王妮儿已经躺了上去说:“明天我就要去检查,今晚可能是最后一发,你确定不对我做点什么吗?”

  王妮儿翘起自己的玉足,露出了那粉色裙底内的风景。

  白花花的大腿在我面前晃荡,我把钱放下,身子一下就压了上去,贴着她柔软的胸脯。

  手也从裙底摸了进去,道:“俺是挺想的,但是俺钱都拿了,不做那种缺心眼的事儿。”

  王妮儿一听,嘲笑道:“你这憨子还讲规矩,反正今天最后一次,我无所谓。”

  我傻嘿嘿的笑,不知道咋的脑子一热就说:“那可不一定,万一明天你没查出来,那不还是要靠俺吗。”

  王妮儿脸一下就全红起来,指着我说。

  “你个色胚子,居然打着这种算盘呢!”

  我赶紧摆手说:“不是不是,俺就说着玩的。”

  “说着玩?龌龊的心理。”王妮儿满是不屑,靠床上就不理俺了。

  俺心里面委屈,也不知道咋的就给说出来了。

  心里面有点罪恶感,我爱的是芹儿,脑子里居然想的是跟王妮儿在床上缠绵。

  也没对王妮儿做啥,怀里抱着这堆钱,美滋滋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就高高兴兴的跑回去,抓着婶子的手说:“婶子,俺有钱给你治病了!”

  然后拿出那个黑袋子给婶子看,婶子看到黑袋子里的一堆钱,脸上可惊讶了。

  “憨子,你给种上了?”婶子朝我问道。

  我憨笑着抓了抓脑袋:“不知道呢,今天村长带她去看,反正钱是给俺了。”

  “走,俺带你去治病。”

  我拉着婶子,收拾了下东西就走,路上的时候婶子眼里忽然就流泪了。

  “婶子,咋了,病有钱治了啊。”

  婶子抹了一把泪,对我说:“二憨,我听说你跟张大汉的事了,这五万块要是不给我治病的话,你就有机会在镇上买房。”

  “我拖累了你啊。”

  我一听,笑嘿嘿道:“婶子,你别乱想,就这五万块钱也不够首付,买房子的钱俺会想办法,婶子你就别操心了。”

  “你要是一直生病,俺才真是放不下心去赚钱呢。”

  婶子一直都是我担心的人,她的病不治,俺真安不了心。

  婶子对我点头,我路上安慰着婶子来到医院,婶子的病也不是什么忒大的病,交了三万块钱把她安顿在医院。

  医生给俺说,婶子这个病几天就好了,让我每次过来带点补品给婶子吃。

  俺听医生这么说,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几天就能治好,有钱真是好办事。

  给婶子治病一共花了三万多点,王妮儿给的五万块钱还剩了一万多,加上这两天干活的钱,还剩两万呢。

  回家看着手头这两万,心里面那叫一个美滋滋。

  但是这两万块钱不还给大虎子,那俺留着该干啥呢。

  我拿着钱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拿着钱去找发小。

  俺发小可是上过学的人,自己也做过一段时间小生意,指不定能自己弄点啥来。

  来到发小家门口,敲敲门喊道:“喜子在家不。”

  “谁啊?”

  “俺,二憨啊,你都听不出俺的声音了吗。”

  没一会,喜子把门打开,那身体还是瘦的不行,留着非主流的长发,看到我就问。

  “二憨,你咋来俺这了,啥事啊,俺先说,借钱看病俺是真的没钱,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做生意赔了。”

  “打住,俺来找你就是谈生意的。”

  我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喜子说他这没钱那没钱,搞得好像找他就是要钱似得。

  “谈生意?憨子,你跟我谈啥生意呢?”

  “俺现在手上有两万块钱,喜子你做过生意,咱谈谈看着两万块钱能干点啥。”

  喜子一听我这有两万块钱,我还以为他会惊讶呢,谁知道他却说。

  “两万块钱做啥生意啊,哎哟憨子,你这两万拿去买点种子种种田还行,做生意?能买啥?”

  喜子大笑,我有些生气,再怎么说也是发小,怎么能这么说话。

  “你现在也没钱,要是能帮俺搞到钱的话,俺跟你分钱。”

  喜子听我这么说,来了点兴趣。

  “憨子,你婶子等着你拿钱治病呢,这两万还不如给你婶子用,做生意哪够啊。”

  我却不以为然,道:“婶子的病俺已经送过去看了,手上这两万块钱不做啥大生意,小的就行。”

  俺寻思着,如果能跟发小做点小生意,赚到点钱,后面再找人借些钱可能就在镇上买套房了。

  “哎哟,你上哪搞的钱给你婶子治病,而且小生意?咱这村里头能做啥。”喜子还是觉得两万块钱没啥用。

  我心情本来挺好的,听到喜子这么说,有些低落起来,两万块钱对我来说是不少钱,对他们来说居然啥都不算。

  “咱俩商量商量,看看能做点啥呗,不然啥也不做,钱也不会白白飞过来啊。”

  喜子听到俺这么说,把我叫到屋里头去坐着。

  “憨子,你真打算做生意呢?”喜子对我问道,好像有点认真了。

  我点头,也认真道:“俺要在半年内去镇上买套房,必须要搞到钱。”

  “你还去镇上搞套房子?憨子,你啥时候有这种宏图大志了。”

  喜子一脸诧异,在他眼里,我就跟名字一样只是个憨子而已。

  “俺要娶芹儿,张大汉说半年内在镇上买套房就让芹儿嫁给俺。”

  我一脸认真的说,却被喜子嘲笑:“憨子你还真憨,想做生意也不是不行。”

  “但是就你那两万块,肯定不够,起码得三万才能去镇上做点小本生意。”

  我一听居然要三万,寻思了会说:“三万块,那俺得搞一段时间啊,你那有钱不?”

  “我生意做赔了,在家混吃等死呢,哪来的钱。”喜子甩了甩手,一脸颓意。

  我跟喜子是发小,也不想看到他这样,道:“你想想还有啥两万块钱能搞的不,三万俺看情况弄弄吧。”

  说着我就要走,喜子却把我拉住了。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真要搞?”

  我冲喜子翻了个白眼,道:“俺拿这种事情跟你开啥玩笑,钱俺都带过来了。”

  喜子一听,摸了摸下巴寻思道:“我倒是还认识几个小老板,能搞点小生意。”

  “但是有段时间没联系他们了,不知道这路子还能不能做。”

  我一听,心里顿时有了希望。

  村里头做过生意的本来就不多,我认识的就更少了,希望基本压在喜子这。

  “联系联系,试试看,俺就靠你了。”我抓着喜子手道。

  喜子深吸了口气,对我意味深长的说:“憨子,我可告诉你,做生意这个不是保准了赚,可能跟我一样赔。”

  “那也比俺现在拿着钱不知道干啥好。”

  我现在手里有钱,却是除了还钱之外,想不到这钱还有别的什么作用。

  “那我先联系一下那边的人吧,有消息了再跟你说。”

  喜子答应了下来,俺是挺想跟他一块赚钱的,俺这出钱,他那找人。

  再怎么说他也是做过生意的,有点门道。

  跟喜子聊了聊能做些啥后,就离开喜子这了。

  急也急不来,只能等喜子那边再联系我。

  回去的时候,村长突然走了上来,脸色不太好看,抓着我问:“憨子,你下面是不是不行啊?”

  我一听村长这么说,哪里忍得住:“村长,俺下面行不行,你问你女儿不就知道了吗。”

  村长面色疑惑,道:“可是,俺今天带她去看,没种上啊。”

  “没种上?”

  我惊道,脑子里这一瞬间想的竟然是,晚上还能继续跟王妮儿做。

  村长放开我的手,摇摇头叹息道:“没种上啊,俺都怀疑是不是俺女儿身体有问题,几年了那边没种上,连你这也不行。”

  我怕村长一急让我把钱给还了,赶紧说:“可能是时间不够,俺听人说不是要七天才有结果吗。”

  村长却是一脸焦虑:“俺这让你跟她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啊。”

  “可能是前两天没种上,后边种上了,你再等两天试试。”

  村长叹了口气,忽然间又抓着我手说:“憨子,要不你这两天再委屈委屈?”

  我愣住了,村长居然还打算让我上呢,钱都给了,他应该知道啊。

  村长见我不说话,又道:“放心,每天的钱还是给你,你年轻吃得住,第二天就恢复了。”

  我皱了皱眉,刚打算说呢,村长又说:“一天给你一千五,你再试两天,成不?”

  我听到这待遇,脑子里又浮现出王妮儿的样子,现在又差点,当下就同意过来。

  “俺尽力吧村长。”

  村长喜出望外:“那晚上,俺还是给你开门,保证不会传出去让人知道。”

  为了钱,我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不远处王妮儿就站在那,轻佻的看着我,眼中的鄙夷不言而喻。

  估计是把我昨天晚上说的话当真了,我哪知道还真没查出来。

  村长好像是怕我不信,当下就掏了一千五递给我。

  我接过钱,看着那边站着的王妮儿,心里面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了。

  种也没种上,钱还给人家拿了,花也花掉了,让他赔钱也赔不出来。

  “二憨,你可把身子养好了哈,俺闺女就靠你了。”

  村长对我说着就走了,我现在看村长是各种不顺眼。

  又要把我跟芹儿拆开,又拿自己女儿当赚钱的工具,为了有个孩子讨好那边,让我来借种。

  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大虎子站在我家门口,脸上一片凶色。

  他该不会是知道我拿了钱给婶子看病了吧,带婶子出来的时候我还是走的小路,免得被其他人看到。

  说,我也只给喜子说了,喜子应该不会出卖我啊。

  我有点不敢过去,不知道虎子过来到底是找婶子的,还是来找我要钱的。

  我都跟喜子说过了,俺这有两万块钱能跟他做生意,都让人家联系那边的老板了。

  要是让大虎子把钱给抢走了,那不就玩完了吗。

  但是我现在要回家,大虎子堵在那门口,家又不像村长那还有个后门。

  我攥紧拳头,不论如何现在都不能跟大虎子冲突,把钱保住是第一位。

  于是我直接就趁大虎子没发现,赶紧走了。

  还好现在婶子在医院,不用我必须回去。

  一路跑到工地那边,接了个活俺就干了起来。

  虽然这边待遇很不错,但想在镇上买套房,这点钱压根不够。

  大虎子在我搬第二趟的时候就不在家门口了,我一直干活到晚上,才偷偷摸摸跑到村长家敲敲门。

  “二憨,你今天咋来这么晚,俺都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村长才打开门,一脸朦胧的样子。

  俺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憨笑道:“跟朋友出去吃了顿饭,耽误了会,嘿嘿。”

  村长也拿我没办法,毕竟是给钱请我过来的。

  现在我跟村长的关系等同于互相牵制,我不想把这事情传出去,不然让芹儿知道肯定完蛋。

  村长也不想让外边知道,否则传到王妮儿她男人那,也得完蛋。

  谁也不惹谁。

  “吃个饭吃的满头大汗,快进来洗个澡吧。”村长对我招招手。

  我跟着村长进去,他家有空调,一进门就感觉一阵凉爽,原本紧绷的身体也在这一刻放松下来。

  到了村长这,大虎子总不可能再找上门了。

  “那边就是厕所,进去冲个澡,把身上的汗味清一下吧。”

  “俺身体不中了,先去休息了,你俩晚上动静小点哈。”

  村长说完,扶着自己的腰就进去了。

  如果不是他做出来的那些事情,我可能真的会同情。

  但是想起他所做的那些,我不但一点也不同情,甚至想把这村长搞垮。

  然而现在,我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过来,而且还需要村长这边的钱,我还需要他。

  村长进房间把门关上了,我进厕所冲了个澡。

  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浸湿,再穿上的话,估计刚洗过的身子又要染上汗味了。

  把内裤洗了洗,干的差不多就穿着内裤出去了。

  反正村长夫妇已经睡觉了,王妮儿一般待在自己房间里面也不出来。

  身体累的不行,四仰八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摸了摸肩膀上被钢筋压出来的道道痕迹,还有点疼。

  “啊……”

  吹着空调,躺在这柔软的沙发上,大脑放空,只觉得有钱真好,如果他也有这么多钱的话,张大汉绝对把芹儿嫁给俺了。

  “憨货,你穿条内裤在客厅耍什么流氓呢。”

  我休息着好呢,王妮儿的声音忽然就传了过来,而且还特别近。

  睁眼一看,就瞅见王妮儿不知道啥时候,躺在对面的沙发上玩手机了。

  我吓的赶紧调整姿势,摸摸鼻子道:“没有没有,俺带着一身汗进来的,洗了个澡在外边吹吹……”

  王妮儿哼了一声,不屑道:“行了别装了,不就是不想种,一直跟我保持关系么。”

  说着,王妮儿还轻轻扯了扯自己胸前的睡衣,那若有若无间露出来的弧度简直诱人。

  滚圆的弧度顺着往下看,是一片白嫩嫩的肌肤,但再想继续看,就被那睡衣给挡住了。

  尽管已经跟王妮儿做过几次了,但是每次看到她这样,就忍不住想直接冲上去。

  “你肩膀上那是啥。”王妮儿注意到了我肩膀上的痕迹。

  我下意思的遮挡了一下,憨笑道:“没啥,俺这两天在工地上干活,这点不算啥。”

  “在工地上干活?你在我这一天拿一千块钱,现在甚至变成一天一千五,还有女人玩,你还去工地赚啥钱呢?”

  王妮儿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再怎么憨的人也不可能连这都算不对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微低着头,脸上有点纯真:“跟芹儿她爹打的赌,俺不是开玩笑的,俺是真要在半年内上小镇搞套房。”

  王妮儿明显是知道这事的,听到我这么说居然愣了一下,好像在想什么似的半响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我也歇的差不多了,再坐在这客厅,待会村长要是出来铁定得说。

  “咱要不进去吧。”

王妮儿闻言,放下自己的手机,扬起修长的美腿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我刚打算站起来就被她推了下去。

王妮儿似笑非笑。

  她俯视着我,轻轻撩动着自己的衣服,将自己半边滚圆漏了出来。

  好似蛇一般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猛地一个转身,将那挺翘的屁股对准了我。

  手指拨动间,蕾丝内裤也在我眼中若隐若现。

  我只觉身体一阵燥热,下面已经龙抬头,两只手不安分的放在王妮儿身边,想碰她又有些不敢。

  王妮儿唇角妩媚的笑容,膝盖慢慢弯曲了下来,屁股沟对着我那个地方蹭来蹭去。

  没一会我就忍不了她这诱惑的样子,抱着她的腰就坐了下来。

  王妮儿却两只手撑着我的大腿,把自己屁股抬了起来,没有直接坐下去。

  “憨子,你说你不是故意想跟我一直保持关系,证明给我看啊?今天就在这,哪也不去。”

  说完,站起来将自己的蕾丝内裤顺着大腿滑了下来,然后双腿张开,摁着我的肩膀坐在我胯间。

  我还穿着内裤,还没有跟王妮儿开始,但我的心却已经紧张的不行了。

  这可是在她自己家的客厅啊,王妮儿胆子居然这么大,在客厅的沙发上跟我做这种事情。

  而且她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没压低,要是村长夫妇这会还没睡,绝对都能听见了。

  “怎么了,你还想让我给你脱么?”

  我左手搂着王妮儿的腰,右手从她顺滑的腹部摸上了那团滚圆。

  王妮儿轻吟的鼻息扑打在我脸上,红唇轻启,灵巧的小舌头在我耳根处碰了碰。

  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样主动的王妮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客厅要把她办了。

欢迎分享转载→ 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了一节课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