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免费看网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说说 > 爱情说说带图片 > 本文内容

布料摩擦顶弄今天我去女同学的的床上

发布时间:2020-02-21 21:22源自: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阅读()

我草!这个丑脸男是傻逼吗?直接就拆穿我们? 其实我到没啥事,风骚女一被拆穿,直接就急眼了,上手就去揪木楔子。

https://www.chinazl56.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818.jpg

当她的手触碰到木楔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画面。 那个美艳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眼,十根手指更是像烧红的铁棍般狠狠插入风骚女的手臂中。 风骚女疼的乱叫乱喊。 可尸体毫无怜悯,狠狠一扯,她的皮肉都被秃噜下来,就像煮烂的鸡腿,随便一扯,就只剩下骨头。 风骚女疼在地上打滚,叫了几声就彻底昏了过去。 老头不慌不忙的钻进车,看也不看风骚女,骂道:“蠢货!” 瞧他那架势,是早就料到风骚女要搞事情,也早就料到风骚女会倒霉。 “老师傅,怎么一回事?乱糟糟的。”丑脸男伸过头来问。 老头笑了笑,道:“没事,有些蠢货想动果子,还是个红果子。” “红果子?啧啧!还真是嫌命长哦!”丑脸男缩回头去。 当时我并不懂他们的黑话,等后来我入了这一行,也成了现代赶尸人,才渐渐理解其中含义。 挖坟倒斗的叫尸体粽子,而赶尸的则称尸体为果子。大凶大煞的就叫红果子。 “年轻人,继续睡觉吧。”老头指了指棺材,笑嘻嘻道。 我直接就摇头,跟拨浪鼓一样,死活不进去。他还说上次那句话,不想死就进去。 麻蛋!老子又不傻,还用这句话吓唬我是吧? “左右是个死,你给我个痛快吧!”我直接道。 看了刚才那么恐怖的场景,打死老子,老子也不进棺材了。 见我很坚决,老头子反而语气缓和了,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我管你是干嘛的。”我直接就怼道。 “我是赶尸的,祖祖辈辈就是。俺们湘西一带,一辈子恪守入土为安,落叶归根这条死理。所以,赶尸人还算有活路。” “尤其这些年在外打工的娃娃多,事故也多,我们的活也就多。” “不过现在都先进了,不用扛着走,开辆车就行。”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不解道。老子又不当赶尸的,你说这些习俗干毛? “我说这些,只是让你可怜可怜这个小姑娘,她命苦,好不容易有个孩子,还胎死腹中,自己又想不开就自杀了。” “她也生前也没啥愿望,就是想入土为安,落叶归根。” “可这一路上你也看见了,又是你哥们儿凌辱,又是这女人迫害,不安生,她一路不安生。” 老头摇头叹息,特别的伤感。 可我还是不懂,不懂他跟我说这些干嘛?跟我打狗屁的亲情牌? “你放心,她不会害你。恰恰相反,你只要跟她一起睡觉,她还会感谢你,保佑你。若干年后,她成神成圣,说不定还保你万贯家财,长命百岁。”老头子特别认真道。 可我又不是傻逼,又怎么会信他这种鬼话? “你他妈别忽悠老子了,老子不可能跟这具死尸睡一块,有本事你就弄死老子。”我干脆耍无赖道。 “孩子,只有男人的阳气,才能保证她肉身不腐,才能让她体面的入土为安。你就帮帮忙,跟她睡一天,一天就够了。”老头子竟然求我道。 可他求我,我也不可能帮忙。别说阳气这么鬼扯的事,就算是真的,我身阳气也不能被女尸吸走! “你跟他废话什么话?不进去就打进去,不行就虐待他,拔他指甲,割他肉。我不信他不怕。”雇主在车外喊。 他女朋友被弄的半死不活,他自然不高兴,脾气全发在我身上。 老头子看向我,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就出了金杯车,只留我一个人。 我心说好自为之你母亲,老子没可能睡在里面,就算天崩地裂,世界毁灭,我也不跟这女尸睡,太几把渗人了。 可我正骂娘,大周进来了。这货脸色特别苍白,嘴唇都发紫,一看就半死不活。 我以为他进来干嘛,谁知道他也来劝我跟女尸睡觉。 这王八蛋垂涎女尸很久了,跟我说着话,还时不时瞄一眼,眼神里满是渴望。 “兄弟,你知道为啥我都尿血了,晚上还要搞吗?”大周指了指女尸道。 我摇头。 他小声道:“上瘾啊!这女尸真怪异,有人的体温,还有人的香味,真叫个迷人。” 说着,他还特别变态的舔了舔嘴唇。 “你什么意思?你他妈也劝我跟女尸睡觉对吧?”我当下就急眼了,大周这是在诱惑我啊。 “我不是劝你,是让你把握住机会,过了这村就真没这店了。”大周特别认真道。 “去你妈!”我直接就爆粗口,这他妈什么玩意儿啊。 “你别生气,我问你,你知道咱们现在在哪里吗?跟什么人打交道?”大周话锋一转问道。 我没好气的看向他,道:“跟阎罗王?” “阎罗王不可怕。阎罗王在地府索命,这些人在人间害人。”大周道。 “你能别废话吗?有话就直说。”我不耐烦道。 自从他奸尸又坑我钱后,我就对他敬意全无,只有厌恶。 “这是群赶尸的,现代赶尸人,天天跟尸体打交道,分分钟要人命。还记得咱们去过的加油站吗?每一个加油站都是他们的据点,行话叫死尸客栈,只晚上开业,接单赶尸人。”大周神秘兮兮道。 我越听越不耐烦,跟我说这些干毛线?吓唬我? “你想想,他们这些人组织这么严密,就只运尸体?别逗了!咱们那个雇主为什么那么有钱?除了运尸体,他啥也运,甚至还有毒品!你说这么狠的角色,咱能惹起吗?”大周继续吓我。 我实在忍无可忍,骂道:“你是帮他们来吓唬我的对吧?” “不是,咱俩撒尿和泥长大的,我能胳膊肘向外拐吗?我只是提醒你,别硬犟,咱们暂避锋芒,等到了下一个死尸客栈,我救你出去。”大周压低声音道。 我皱起眉,问他怎么救我出去?他说一会儿他开车,三个小时车程,直奔下一站。 到时候,老头会在副驾驶监视他。不过,一到死尸客栈,老头就要下车亲自拜访客栈主人。 只要他一下车,大周就一脚油门走你不解释。 “连你带尸体,一起搞到手,嘿嘿!”大周对着空气狠狠一抓,笑道。 我犹豫了一阵儿,这计划虽然粗糙,可也算是个法子。 不过,有一点我不能接受,那就我必须进棺材。 这他妈商量了半天,我还得进棺材,真心有点不能接受啊。 “忍一忍,就三个小时。”大周劝我,还用手推我,瞧那架势是准备把我直接推进去? “别说三个小时,就是三秒钟我也忍不了啊!”我抱怨道。 这是真心话。 大周是没看到这具尸体多可怕,他要是见了,也不敢靠近半步。 “就三个小时,就三个。”大周使劲推我。我有点不高兴,就奋力挣扎。心说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谁知他直接冲我后脑子就是一下,也不知道用什么砸的,反正特别疼。 我被砸的晕晕乎乎,一头栽进棺材里。对于这世界的最后一抹印象,是女尸那张好看的脸。 我甚至看到她在笑,不过应该是我被砸晕的幻觉。 等我醒来时,我仍旧保持着栽倒的姿势,棺材没盖,红麻绳也没绑。 我揉了揉眼,再仔细看,发现连车子也没动,我还在遇到丑脸男的死尸客栈,甚至,那辆贴满黄纸的面包车还在。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感觉周围一点人气都没有? 而且……我低头一看,尸体也不见了,棺材内空空如也!

欢迎分享转载→ 布料摩擦顶弄今天我去女同学的的床上

用户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02-2019 天天免费看网址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xxxxxxxx号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网站公告 - 广告服务